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首   页 | 关于机构| 政策法规| 权威论述| 专家视界| 文化发展| 文化惠民| 联系我们
     全国县域经济研究中心下设全国县域经济专家委员会,中心特聘专家学者,依托国家各部委的信息资源提供政策法规咨询与服务...>>详细
 
当前位置:首页>>权威论述
金砖国家为什么能坐在一起?

金砖国家为什么能坐在一起?

    2011年4月14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三次会晤将在海南三亚举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将主持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三次会晤。巴西、俄罗斯、印度、南非的领导人应邀与会,南非领导人作为新成员首次参加会晤。

    作为世界上最为重要和最具潜力的新兴经济体,金砖国家之所以能选择坐在一起,抱团取暖,根本因素是利益驱动。尽管金砖国家近年来经济社会发展成就令人瞩目,但在国际货币经济体系中的地位仍较低,与其迅速增长的综合国力不相匹配;而单个金砖国家尚不具备挑战或变革现行国际秩序的实力,从而,金砖国家实行联合图强便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而且,金砖国家之间的产业和贸易结构存在着明显的互补性特征,加强经济合作符合各国的利益。但与此同时,金砖国家之间政治经济制度的差异和产业结构的竞争性,又成为其开展深层次合作的障碍因素。从而,金砖国家将很可能成为一个松散而非紧密的经济集团。

    经济利益的交汇点

    金砖国家在经济结构互补、改革国际金融体系、提升国际经济地位、应对短期国际资本流入和碳减排问题上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说明金砖国家集团经济合作机制具有强劲的生命力和广阔的发展前景。

     经济结构互补性

   金砖国家的资源禀赋和产业优势各不相同,经济发展模式差别较大,经贸合作具有较强的互补性和较大的发展空间。中国拥有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工业制造能力强,是能源和矿产资源的主要需求国,被称为“世界工厂”。而被誉为“世界办公室”的印度则拥有较为发达的计算机、软件产业,但工业制成品竞争力相对不足。巴西农牧业发达,拥有丰富的铁矿石、铝、铜及锌等矿产资源,是世界主要的原料生产国,号称“世界原料基地”。俄罗斯有强大的航天产业和军事工业,拥有极为丰沛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被称为“世界加油站”。南非是世界公认的非洲代表性国家,资源丰富,是世界最大的黄金、铂金和钯金生产国,为非洲的门户和桥头堡。目前,金砖国家之间经贸呈现出如下基本格局:中国提供大量廉价的工业制成品,印度提供信息软件和服务产品以及矿石原料,俄罗斯、巴西和南非提供中国发展所需要的大量能源和矿产资源。金砖国家之间建立稳定的经济合作机制,对于稳定能源、矿石资源等大宗商品的供给和需求,促进经济稳定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改革国际货币金融体系

    现行国际货币金融体系本质上说是一个缺乏公平和正义的制度秩序,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攫取了绝大部分利益,而发展中国家则遭遇不公平对待。主要表现在:首先,美元在现行国际货币体系中长期占据垄断与霸权地位。其次,世界储备货币发行国的权力与责任不对等,缺乏相应的制衡和监督机制,导致全球流动性泛滥。第三,国际货币金融组织均由G7国家操纵,不能反映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全球金融危机为改革国际货币金融体系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契机。金砖国家应积极参与到IMF、世界银行、金融稳定论坛、巴塞尔委员会等国际金融组织中去,打破G7国家在国际金融组织中的统治地位,改善国际金融组织的治理结构,提高金砖国家等新兴经济体在国际金融组织中的代表性和发言权,推动修改或制定有关国际标准和准则,以充分维护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共同提升国际经济地位

    目前,任何一个金砖国家均不具备与发达国家集团叫板、改变现行国际货币经济秩序的实力。从而,金砖国家只有联合起来,积极参与全球治理,才能有效提高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新兴国家的地位和发言权,改变国际规则被动接受者的状况。近来,在发达国家因全球金融危机而元气大伤之际,金砖国家联合提升新兴国家地位的努力取得了显著成效。金砖国家在IMF、世界银行的投票权份额将由目前的10.5%11.3%升至14.1%13.1%。其中,中国的投票权份额增加幅度最为引人瞩目。中国在IMF、世界银行的投票权将分别由目前的3.65%2.78%提高至6.07%4.42%,仅次于美日,居第三位。不过,金砖国家的投票权份额与GDP比例仍不相匹配,尤其是中国和巴西的投票权低估状况最为严重。在投票权份额改革之后,金砖国家在IMF、世界银行的投票权份额与GDP比例的比率分别为0.820.76,而中国的比率为0.740.54,仍显著低于G70.860.82。从而,金砖国家在国际金融组织的发言权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应对国际资本流入

    当前,金砖国家良好的经济增长前景和健康的财政经济状况,以及发达国家的宽松货币政策尤其是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造成的低利率环境,导致发达国家低成本的投机性资本对金砖国家的高收益资产的需求迅速上升。大规模资本流入给金砖国家带来了明显的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问题,如印度的通货膨胀和中国的房地产泡沫。20098月~20109月期间,金砖国家的通货膨胀率显著上升,经济过热特征明显,如印度、俄罗斯的通货膨胀率达13%8%,巴西、南非和中国也分别达5%5%3%。金砖国家等新兴经济体的通货膨胀固然有其自身原因,如扩张性经济政策、有效供给不足和货币弹性不足等,但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所导致的流动性泛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因此,在敦促全球关键货币发行国采取负责任的货币政策和加强短期资本流动监管方面,金砖国家有着共同的利益。

    碳减排

    当前,以“基础四国”特别是中国、印度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和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之间在碳减排问题上展开了激烈的交锋,争论的焦点主要围绕着两个问题展开:一是如何实施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即如何确定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减排标准;二是发达国家如何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碳减排的资金和技术。在哥本哈根和坎昆全球气候大会上,“基础四国”通力协作,与发达国家达成了如下重要成果:一是在“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下,最大范围地将各国纳入了应对气候变化的合作行动,在发达国家实行强制减排和发展中国家采取自主减缓行动方面迈出了新的步伐;二是在发达国家提供应对气候变化的资金和技术支持方面取得了积极的进展;三是在减缓行动的测量、报告和核实方面,维护了发展中国家的权益。   

经济利益的分歧与矛盾

   G7国家形成鲜明反差的是,金砖国家在政治经济体制和发展模式上差异大,在重大经济战略问题上缺乏足够的共识和交集,甚至是互相猜忌。这预示着金砖国家集团实体化的进程将是一个渐进而漫长的过程。

     贸易争端

    目前,印度和巴西均志在成为制造业强国,但其在工业制造技术和基础设施方面仍明显落后于中国。在中国与印、巴的贸易中,印、巴对华出口的低价值初级产品占据了绝对优势,对铁矿石的依赖尤其严重,而中国对印、巴的出口则以电子设备和其他机械设备等附加值较高的制成品为主。这种贸易结构导致印、巴产生忧虑情绪。从而,对中国质优价廉的工业制成品频繁实施反倾销措施,便成为印、巴两国保护本国工业和就业的一个必要步骤。例如,印度是对中国产品实施反倾销最多的国家,巴西近来针对中国产品的贸易保护措施急剧增加。这显然对金砖国家的经贸合作带来负面影响。

    大宗商品定价权争夺

    金砖国家之间在铁矿石、石油等大宗商品定价权上展开了激烈的争夺,特别是中国钢铁企业与巴西矿业巨头淡水河谷之间激烈的铁矿石价格谈判战,以及中俄之间关于石油、天然气价格旷日持久的谈判。然而,由于中国对资源进口依赖度越来越高,而资源商品具有稀缺性和可耗竭性等特征,导致中国在资源定价权争夺中处于越来越不利的地位。为获得可靠的原料来源,中国近年来加大了对巴西、南非等国家资源行业的投资力度,但此举引起了巴西、南非等相关国家对其经济安全的担忧。预计资源行业投资门槛将可能进一步提高。

      人民币汇率的争论

    目前,巴西和印度加入了美国的阵营,强烈要求人民币升值。巴西、印度之所以在人民币议题上共同向中国发难,固然与美国公关有关联,但其国内经济因素应是更深层次的原因,主要表现在:一是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巴西雷亚尔、印度卢比兑美元的汇率出现了大幅升值,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依然稳定,巴印两国担忧本币快速反弹将损害本国工业制成品的竞争力;二是巴印两国均经受资本流入、货币升值和通货膨胀问题的困扰,如人民币加快升值步伐,将可以分担其很大一部分的资本流入压力;三是巴印两国敦促人民币升值,不是仅仅局限于双方贸易,还着眼于与中国出口商争夺全球市场。

国际货币经济秩序改革方式

   目前,金砖国家在如何改革国际金融经济体系和降低美元依赖度上存在着不同看法。中国由于深陷美元资产泥潭不能自拔——如中国外汇储备的70%可能为美元资产,过快降低美元地位对中国所造成的损失将是灾难性的,因而,中国主张在维持美元主导地位的前提下,逐步渐进地降低对美元的依赖度。与此相联系,中国近来加速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如签订双边货币互换协议、开展人民币的国际贸易结算和境外投资等。俄罗斯、巴西等国由于持有美元资产较少,主张采取激进措施迅速降低对美元的依赖度。例如,俄罗斯的石油采用卢布而非美元结算。又比如,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俄罗斯大举抛售了美国机构债券,而中国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继续持有了4500亿美元左右的机构债券,从而维护了美元在危机时期的强势地位。    

 与新兴经济体11(E11)的协调

 E11国家是指G20中的11个发展中国家,即阿根廷、巴西、中国、印度、印尼、韩国、墨西哥、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南非和土耳其。E11国家在综合国力、经济规模、人口总量、资源禀赋、对外贸易和国际投资等方面,堪称发展中新兴经济体的代表。金砖国家分布于亚洲、南美洲、欧洲和非洲等四大洲,是综合国力最强的五个国家,是E11国家的中坚力量和典型代表。南非之所以能加入金砖国家集团,原因不在于其经济规模和增长绩效,而在于其是非洲大陆的门户和支点性国家,从而提高了金砖国家在全体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中的代表性。

   全球金融危机之后,E11国家凭借其良好的经济表现,在国际经济秩序中的发言权和地位得到了空前提高。目前,E11国家已积极参与到应对经济危机、全球治理、气候变化和恐怖主义等一系列重要的国际事务中,为推动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朝着公平公正方向发展作出了贡献。但由于E11国家在发展阶段、经济结构和体制模式方面差别较大,在一些问题上存在着明显的立场分歧,从而,E11国家的影响力尚未得到真正释放。例如,韩国、墨西哥和土耳其均为OECD成员国,它们一方面标榜自己是新兴经济体,但另一方面又以发达国家自居,难以真正代表新兴发展中国家的利益。金砖国家之间虽在经济结构和体制模式上存在着较大差异,但其政治经济利益的交汇点远多于E11国家,从而,金砖国家应是发展中国家利益更好的代表者和守护人。金砖国家应在G20框架下加强与E11的协调和合作,以充分维护发展中新兴经济体的利益和诉求。 

    金砖国家的合作机制

    目前,金砖各国在金砖集团的定位问题上存在着一些分歧,这关系着其未来发展战略和合作机制的构建。主要体现在:一是政治抑或经济合作平台。中国主张将金砖机制定位为经济合作平台,稍稍涉及政治事务,俄罗斯强调政治与战略作用,其他三国主张政治经济并重。二是机制化抑或论坛形式。一种思路是设立秘书处,构建一个以峰会为核心,以部长会议和智库会议为支撑的制度性合作框架;另一种观点是短期内继续保持论坛形式,加强各层级的对话与协商,寻找务实合作领域。三是集团边界或扩容问题。一种主张维持现有规模,加强内部建设;另一种思路认为应适时扩大规模,把小团体做大,在国际舞台上发出更有力的声音。

    考虑到金砖国家之间经济结构和资源禀赋差别较大、贸易依存度较低、利益交汇点不多的客观现实,金砖国家现阶段的经济合作不宜急于求成,而应以双边、多边经贸合作为基础,循序推进,以不断累积互信,扩大共识,提升经济合作水平。目前,金砖国家应大力推进以下领域的合作:一是在G20框架下加强内部协调和合作,争取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降低美元依赖度、加强全球金融监管、克服贸易保护主义、碳减排和发展援助等问题上形成共同的声音。二是加强在世界银行、IMFWTO等国际金融经济组织中的合作,发挥协同效应。三是加强彼此合作,共同应对新兴经济体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一些共性挑战,如短期资本流动、增长与分配、内外经济失衡等问题。   

    总之,金砖国家集团的出现,顺应了当今世界经济社会发展新趋势和新潮流,将有助于促进现行国际货币经济体系的改革,提升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和发言权,推动构建一个公正、民主的全球政治经济治理结构,充分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合法权益和正当诉求。( 王永中  马韶青

 

 
 
会员名:
密 码:
验证码:
 
忘记密码?点这里重设
 
 
· 人民日报评论员:坚决..
· “洞悉县域市场潜力—..
· 中国县域市场研究白皮..
 

版权所有:全国县域经济研究中心

| 京ICP备0906680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1845号|

您是第 位访客